false
立即查看
手机扫一扫新华日报财经客户端立即查看
OK

【XHF新春特别报道】过年看电影已成“新年俗” 电影人各显神通争抢贺岁档“大蛋糕”

新华日报财经 吕成 高雁南 · 2019-02-09 · 国产科幻电影登顶票房榜

2019年新春假期来临。过大年,看电影,已经成为中国人的一项“新年俗”,“贺岁档”也成为吸引中国电影人摩拳擦掌的“大蛋糕”。

今年的电影贺岁档,周星驰、宁浩、韩寒甚至科幻作家刘慈欣都加入了电影市场的竞逐。无论是希望复制前作辉煌的周氏喜剧《新喜剧之王》,还是宁浩的“疯狂系列”新作《疯狂的外星人》,韩寒的半自传电影《飞驰人生》,科幻红人刘慈欣备受期待的《流浪地球》,都带有电影导演或者编剧强烈个人风格。

“贺岁片”这一说法最早由香港传入内地,一般指在元旦、春节期间上映的影片。《富贵逼人》、《福星高照》、《富贵吉祥》、《家有喜事》,这些听上去很难分清楚哪部是哪部的名字,却定义了香港最早的“合家欢”类型电影。

豪华到 “奢侈”的演员阵容,欢乐又不失温馨的剧情,以及主演们在片尾集体作揖恭祝观众“新年快乐”,都是此类电影的“标配”。

其中稍显另类的是在拍摄《东邪西毒》期间用同一班人马制作的《东成西就》,可以说是一道武侠喜剧“甜点”,亦可谓“一鸡两吃”。

《东成西就》电影截图    图片来自网络

冯氏喜剧:开创内地最早的贺岁电影IP

贺岁片初入内地,虽然依然是擅长喜剧的导演打造的轻喜剧系列,但故事类型却并不是类似香港的“合家欢”。《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排比句一样的片名继承的是内地最早的都市爱情剧——《大撒把》反映都市的情感北京,加上《顽主》式的幽默和讽刺,让观众既有对故事类型的亲切感,又有对喜剧笑料的新鲜感。这可能是此类电影大获成功的重要原因。

以最早引领内地贺岁片风潮的《甲方乙方》为例。该片以几个年轻人的创业为线索,以幽默的方式映射出社会不同层面小人物对现实彷徨不满但又找不到出口的生活状态。

嬉笑中既有站在大众立场对某些富裕阶层人物的讥讽,又不缺乏对普通劳动者的善意关照和对真挚感情的褒扬。

虽然该片故事结构略显松散,情节也并非严格合理,但足以给内地观众带来全新的观影体验。同为贺岁片,不同于港式 “阖家欢乐”,“恭喜发财”的大团圆结尾,《甲方乙方》留给观众的最经典结语却是:“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温暖中带有淡淡的忧伤。

这种能在幽默搞笑中带给观众回味和感动的电影表达,放在今天让人应接不暇的各种国产喜剧快餐电影(更准确地说是盒饭电影)中,仍显得“高山仰止”,也不知现在的观众应作何感想?

彼时电影界尚没有“大IP”的概念,但是凭借几部贺岁电影的连续成功,“冯小刚+葛优”组合成为票房保证,实际上已经具有了“大IP”的色彩。这样的IP热度在经过《非诚勿扰1》《非诚勿扰2》两部同样卖座的轻喜剧电影承接之后,一直延续至2013年的《私人订制》,才被画上休止符。

《私人订制》无论是故事类型还是演员的表演风格都无不让人联想起十多年前的那部《甲方乙方》,只是这样的“炒冷饭”没有让大家笑出来,却让大家吃惊不小。惊的是原来中国电影十几年前的水平现在却难以再续,惊的是眼下这部续貂之作却能拿下7亿元票房。“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一如崔健的歌词。

《甲方乙方》电影截图   图片来自网络

西游题材:频频现身贺岁档的审美疲劳

“冯氏喜剧”近两年有所沉寂。寻求自我突破的冯导在最近的两部作品中开始关注纪实性题材,没了“搞笑”,也没了“葛优”。不过市场仍将他们贺岁片的连续成功归因于“IP”的成功,于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各种新的旧的原创的改编的国内的国外的IP,仿佛“站在风口的猪”,随时准备在电影银幕上起飞。

站在今天回望过去十年中国贺岁电影,你很容易发现那只在风口被吹得时间最长的“猪”——称得上“到处开花”的“西游”系列。

如果说早期周星驰的《大话西游》系列带给电影观众的是“梦”,那么最近这些年的西游贺岁片只能是让大家“懵”。

从2013年的《西游降魔篇》取得票房丰收之后,西游贺岁片纷至沓来。2014年有《西游记之大闹天宫》,2015年有《万万没想到·西游篇》,2016年 有《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2017年有《西游伏妖篇》和明显蹭题材热度的《大闹天竺》,2018年《西游记女儿国》又粉墨登场。

2019年贺岁档虽然暂未见到西游题材,但是传说中与好莱坞合拍的《敢问路在何方》预计会在今年底的贺岁档上映,并且早就随着“文体两开花”的网络演绎挣足了热度。只是观众们之前刚对文章扮演的唐僧有了点印象,转眼唐僧又变成了陈柏霖,冯绍峰,甚至吴亦凡等等。让人不禁感叹,究竟是谁会七十二变?

《西游降魔篇》电影截图  图片来自网络

虽然同样是西游题材,但这些电影对于西游IP的使用方式也不尽相同。“降魔伏妖”系列,故事人物虽然取自西游记,但故事内核却是香港“无厘头”喜剧。

《西游降魔篇》从文章饰演的玄奘的角度出发,讲述了一个降妖除魔的故事。虽然该片的颜色格调偏向冷暗,但是这种类似哥特式的成人童话审美风并没有让多数的观众感到不适应。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黄渤饰演的孙悟空,虽然在情节推动中并没有占据太大的篇幅,但是人物却颇具灵猴神韵,算是成功塑造了一个“大叔式”悟空的典范。

不过遗憾的是,整部电影字搞笑方式上仅仅沿袭了《功夫》等周星驰前作的套路,并无新意。情节设计上,一定要给玄奘“安排上”感情戏,过于牵强刻意,难以让观众产生共情。大众电影点评网站上观众的评分显示,这是一部基本合格的喜剧类型电影。

但是在四年之后,对这一系列电影怀有期待的观众们迎来《西游伏妖篇》的时候,大家发现,电影画面风格既没有延续前篇的“质感”,也没有创造出值得一提的新风格。电影人物造型显得夸张而怪异。略显暴戾的悟空、画着白色脸谱的八戒、凶神恶煞的沙僧,脱离了观众对于西游记人物的原有认知。片中小鲜肉的演技是否引起观众“不适”尚可讨论,但故事情节胡编乱造确实让人难以消化。观众们从影院出来之后,可能很难说清自己刚刚是消费了一部电影,还是被电影制作者所“消费”。以至于有观众在网上愤然宣布:“周先生,我不再欠你电影票钱了。”

《大圣归来》电影截图  图片来自网络

IP的使用:动画西游电影异军突起

另一类的西游IP,从《大闹天宫》,《三打白骨精》,《女儿国》这样的片名当中就可以看出,是希望截取西游记当中的著名章节来作为电影的故事基础,而非完全架空式的演绎。对于具备西游故事背景基础的中国观众而言,这应该是一种更容易接受的方式。但奇妙的是,这几部电影都完美地避开了好好讲一个西游故事的路线,走上了堆砌明显大腕儿、情节生拉硬造、特效云山雾罩的道路。在一片眼花缭乱的场面中,上一秒你恍惚看到了超人和黑寡妇,回一回神才意识到那其实是孙悟空和白骨精。

有一位朋友回忆在影院观看《三打白骨精》的体验:“我只记得自己是在孙悟空一打白骨精的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第三次打了。”而对于《女儿国》,本来情节上是没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内容,直到大家心目中的香港玉女梁咏琪所扮演的光头国师造型一亮相,立刻让大家开始在脑中搜索各种好莱坞魔幻电影中的相似人物。事实证明,看西游片不仅能看到好莱坞超级英雄,没准还能看到哈利波特。

在近年的西游IP电影中,倒是一部起先不声不响的暑期档动画电影,甩掉了其他同题材电影让观众们“不提也罢”的尴尬,留下了自己印记。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用动画的方式讲述了一个少年成长和英雄归来的故事,画面清新流畅,人物性格讨喜。在动画制作水平上也堪称国产动画电影当中的翘楚。即使故事本身游离于原著之外,以童年时期的唐僧作为主人公,但是并不妨碍观众们开心地饮下这碗关于爱和勇气的“鸡汤”。这部电影的好口碑也让观众对于制作团队的下一步西游作品满怀期待。据说续作《大闹天宫》会在未来一两年推出,只是这样同类型多次出现的片名是否能讲出有新意的故事,也让大家捏一把汗。

《啥是佩奇》短片截图  图片来自网络

小猪佩奇:告诉你爆款IP应该如何打造

虽然新年尚未结束,但是若以观看量来计,贺岁档最佳IP的桂冠恐怕已经尘埃落定。一部宣传小猪佩奇大电影的《啥是佩奇》短片,在年初抢尽了风头。在两天之内,就吸引了15亿次的网络点击量。

虽然只有几分钟的片长,又要承担广告推广的功能,但《啥是佩奇》还是认真地讲好了一个关于代际沟通、关于家庭、关于爱的故事。虽然故事的主IP小猪佩奇在短片中出现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但是整个故事自然地围绕着小猪佩奇展开,引发了大规模的网络共情。可以说,具有这样感染力的IP是中国观众们最希望看到的,但也是中国电影市场上最缺乏的。

如何能创造这样的爆款IP?“小猪佩奇”的动画运营之父奥利维尔·杜蒙特曾经在我们的镜头前表示:要让动画人物与全世界各地的人产生情感联系。一个小猪的家庭就是一个人类的家庭,一只小猪的情感就是一个人的情感。这样的IP打造策略,如果套用当下的流行语言来说就是:“做个人吧”。

虽然现代的娱乐方式已经走向多元,人们的造梦方式也有了网络和游戏等更多方式。但是电影,作为人类生活的自我记录和梦想的分享方式,依然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从这个角度上,中国需要更多的好电影,中国文化需要更多的强大IP。在这新春之际,还是要祝愿所有电影人用心制作的电影都能票房大卖,祝所有的电影观众都能观影愉快,新春大吉!


版权声明:
『 新华日报财经客户端 』保留本文所有权利,
如需转发,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新闻热线 / 维权爆料 / 商务合作:18705165119

编辑:王阁    审校:李建文
您可以在新华日报财经客户端写下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推荐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扫一扫下载新华日报财经APP